33万名青春寄居蟹校外住危楼-!

2020-06-05 465人围观

根据教育部统计,目前台湾134万名大专院校学生约67万名住宿生中,有半数校方不愿提供足够宿舍床位,而必须在校外租屋,且被迫流浪在不符合消防、建筑法规且价格高昂的校外租屋环境之间。

而今年3月东华大学校外宿舍的一把大火,却仍未烧醒教育部僵化的脑袋,彻底检讨因供给量不足使33万名青春寄居蟹,依然沦落在毫无安全保障的租屋市场之中。针对33万名学生外宿族校外住”危楼”问题,9/21日台湾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以下简称台少盟)与社会住宅推动联盟(以下简称住盟)及崔妈妈基金会等民间团体邀集大学学生权利调查评鉴小组、立法委员陈节如等人召开记者会,共同提出以下三点诉求,要求教育部即刻重视学生居住权益,勿使33万名学生外宿族沦为校外危楼的受害者!

33万名青春寄居蟹校外住危楼?!

台少盟秘书长叶大华表示,全国174所大专院校学生宿舍供给量仅约46%,至今造成仍有33万名学生必须被迫流浪在诸多不符合消防、建筑法规且价格高昂的校外租屋环境之间。学生住宿问题长久”悬而未解”,是教育部放任学校只管学生招生不管学生权益造成的恶果!教育部长吴清基在东华大火案后,曾经信誓旦旦向立法委员保证要推动住宿安全认证,虽然6月底前火速完成全国174所大专院校外宿安全认证,但到了今天居然还可以看到有学校在网站上推荐「将热水器装在封闭室内环境的危楼」,显然马政府推动的「青春寄居蟹」计画只是空中画饼,没有专责机制与经费落实管考相关政策不知还会有多少受害者?因此教育部应立即结合内政、警政等相关单位成立跨部会小组专责处理学生住宿议题,彻底检讨学生宿舍供给量不足问题,并应制定学生社会住宅出租政策,除了优先规划供弱势生住宿之社会住宅,亦应于「大专院校弱势学生助学计画」中,仿照内政部少年自立生活适应协助方案每月约三千元租金补贴,针对弱势生进行租金补贴。,以照顾约八万名需半工半读在外租屋的贫穷子弟!

社会住宅推动联盟发言人,崔妈妈基金会执行长吕秉怡认为,提供学生住宿是学校的责任,收多少学生就有责任提供多少宿舍床位,这是学生最基本的受教权益。目前多达33万大学生不但被迫住在校外,教育部跟各大学更对他们的住宿安全及权益不闻不问,从居住安全到处理租屋纠纷处理都得自力更生、自生自灭。教育部应立即检讨宿舍不足的问题,落实推动校外住宿安全认证,并成立租屋纠纷处理中心协助学生处理租屋问题。教育部也应主动争取用社会住宅照顾大学生住宿权益,在目前政府政策仅关注就业青年而忽视在学青年的现况下,负起为学生提供良好就学环境的基本责任。

长期关心居住议题的立法委员陈节如则表示,既然马总统已经宣示要让学贷再延长还款期限来减轻青年学子负担,教育部便更应该检讨为何全国青年学子有33万多人被迫在校外租屋,被迫完全负担市场租金,将使得年轻学子更容易陷入负债的循环。同时由于学生住宿安全业务涉及各县市警政、消防、建管单位,并不是学校单方面可以处理的问题,陈节如认为学生租屋问题应纳入中央政府整体住宅政策去进行检讨和控管,且应要求各地方政府至少由副县长召集辖内各高中职以上学校来检讨并落实这项业务。

大学学生权利调查评鉴小组代表,目前就读台大政研所的林飞帆认为,教育部一直用大学自主的藉口,要求各校自行处理住宿问题,却不愿提供经费补助及人力支援,让宿舍供给率只有微薄的46%,例如从91~99学年度来看,大学生从120万成长到134万,宿舍却仅仅从27万变成29万,显然教育部根本就把大学生住宿权益当一回事。且现在许多大学推动的BOT宿舍案往往是以市价收费,每月数千的收费远远高于一般宿舍的2-3倍,迫使大学生既背学贷又得背高房租,从学生时代就沦为被剥削的对象。因此呼吁教育部应盖更多平价宿舍,安置外宿学生,同时不应将相关成本转嫁至学生身上!

诉求一、要求成立跨部会学生住宿权益小组 积极推动学生住宿政策  

2009年马总统上任时,曾因学生校外赁居问题层出不穷,即推出「青春寄居蟹」计画,并提出短期重在协助同学解决租屋纷争,增进住屋环境安全;中期进行「学生外宿安全认证」,要求「安全住宿率」应达100%;长期应改变大学宿舍管理模式,将教育与生活合一,并追求「宿舍书院化」,导师加入生活管理,使人格教育与求知合而为一。但三年过去了,无论是解决租屋纠纷或是推动「学生外宿安全认证」,相关业务亟需仰赖大量查核访视人力,推动教育宣导;同时建立租屋纠纷处理机制,并订定相关政策以保障学生住宿权益。但目前因无专责人力及经费加以推动,使各大专院校始终不愿意正视及积极做好校外赁居辅导业务,导致成效不彰,相关政策沦为样板口号。

学生住宿安全业务涉及各县市警政、消防、建管单位,而租屋纠纷涉及校务及军训单位,都是需要跨单位协调合作与列管追蹤相关业务方能达成。建议教育部应认真地拿出政策资源(譬如提供足够的经费资源、人力编制支持),协助各大专院校推动住宿安全认证,要求各校掌握学生校外住宿动态;并参照「大专院校弱势学生助学计画」鼓励优良房东,以及「儿童及少年安全实施方案」管考机制,建立跨部会学生住宿权益小组,以积极推动学生住宿政策,保障学生居住权益。

诉求二、安全评核乱象丛生 教育部应落实住宿安全认证 建置租屋纠纷处理中心

台湾到处充斥违建,但违建物不一定是危险建筑,合法建筑也有可能是危险建筑,然依目前各大专院校的安全评核机制,仍无法处理此状况。目前校外租屋环境参差不齐,有大型学舍、一般公寓式住家或再隔间出之套房雅房、顶楼加盖、地下室、农舍…等等。其中不符合消防、建管法规且价格高昂的环境,在全台湾各校园角落比比皆是;而即使是非违建房舍也有紧急出口阻塞、缺乏完善管理、无装置火警报器、擅自改装楼梯及安全梯、擅改隔间、占用防火巷等危险建筑充斥。这些校外危楼的安检工作,在校方「没钱没人」的访视工作下根本难以确切落实。

今年3月东华大学校外宿舍事件,逼使教育部长吴清基在立委要求下,6月底前火速完成全国174所大专院校外宿安全认证;然而在教育部急就章要求大专院校配合,各校却无人力及物力资源配套下,多半只是做表面功夫予以应付,并产生了以下四种评核乱象:

案例一:已完成安全评核者,未见对外公告

案例二:已对外公告者,未见安全

案例三:已承诺要公告者,未见公告

案例四:地方政府实际检测结果许多房舍不合格,与教育部公告成效良好的资讯有极大差别。

根据长期从事租屋服务的崔妈妈基金会统计,目前四成以上校外学生租屋皆面临安全问题,无论是逃生通道、火警警报器或消防器材皆付之阙如。加上各大专院校普遍无法提供足够校内宿舍床位,已严重危害学生生命安全。因此民间团体强力呼吁教育部应确实落实住宿安全认证制度,应从以下步骤进行学生安全租屋环境评检:

1.优先顺序检查:危险建物应成第一优先被处理的物件,再推至其他,而非目前二分式的做法,只检验合法建物。

2.主动访视:目前租屋评核,

3.公开资讯:对于危险建物,应做出公告提醒,评鉴完成结果也需公告,让学生能有所参考与选择的依据。

另因租屋市场不健全,学生校外租赁经常面临租屋纠纷问题,又各大专院校普遍缺乏负责此项业务之专责人力。教育部应立即邀集内政部及相关单位,建制试行区域性的租屋纠纷处理中心,处理学生租屋纠纷问题。

诉求三、彻底面对宿舍供给量不足问题 请教育部与内政部提出弱势生社会住宅政策

近十多年来,教育部与各大专院校多半将盖宿舍视为「赔钱货」,为不得已而为之的负担,让学生被迫进入高租金、高危险、高风险的校外租屋市场。即使过去多次发生校外租屋大火事件,也未彻底面对长期以来校内学生宿舍供给量严重失衡的问题。

依据内政部的统计,97年低收入户计87,665户,其中有40.73%的家庭有20岁以下成员,即约为七至八万人为经济弱势学生。长期关注青少年权益的台少盟表示,这群家境贫寒子弟多半需要半工半读或申请学贷,在外租屋比例甚高,纵然教育部于今年顺应民意推出「大专院校弱势学生助学计画」,提供低收入户学生校内宿舍免费住宿、中低收入户学生校内宿舍优先住宿,但试问在大专宿舍数量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相关政策只能让离乡背景求学的弱势生大叹「看得到吃不到!」而近来政府宣示的诸多社会住宅或青年住宅政策,多半是「鼓励买房」,或只针对就业青年或新婚夫妻,完全忽视目前尚有30多万被迫校外租屋、负担高额租金的青年学子们苦无安全栖身之地;这群青春寄居蟹正是符合社会住宅定义的「阶段性弱势族群」,然相关社会住宅政策却未将其纳入规划。

因此民间团体主张,正本清源之道,便是彻底检讨学生宿舍供给量不足问题,请教育部与内政部提出学生社会住宅出租政策,除了优先规划供弱势生住宿之社会住宅,亦应于「大专院校弱势学生助学计画」中,仿照内政部少年自立生活适应协助方案每月约三千元租金补贴,针对弱势生进行租金补贴。33万被迫校外租屋的青年寄居蟹们,需要政府提供的是看得到、也吃得到的居住权益保障!

推荐文章